第06集 第三章 扬名-幽冥仙途 356bet最新备用_356bet娱乐平台官网_356bet亚洲投注

幽冥仙途

第06集 第三章 扬名

减肥专家2017-11-25 20:12:5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当李珣从冥不可测的虚无中清醒过来时,第一眼看到的,便是应采儿和叶如既惊且佩的眼神。

    看到李珣睁眼,叶如的话刚出口,便被应采儿打断。她第一句话不是问候,而是劈头盖脸地道:「你是怎么做到的?」

    李珣则用茫然的眼神回应:「什么?」

    应采儿「哈」地笑出声来,然后,她恶狠狠地揪着李珣的领子,咬牙道:「你不要给我装胡涂!那个机关,你是怎么设出来的?天底下没有这么巧合的事!」

    李珣将胡涂进行到底:「应师姐,你到底在说什么?我晕了多长时间了?」

    应采儿松开了手,转眼间,脸色就从凶神恶煞,转成了笑吟吟的模样:「好极了,百鬼,不管怎么说,我服了你就是了!」

    言罢,一声冷哼,也不管叶如的挣扎,拉着她转身便去。

    李珣唇角抽*动两下,旋又平复下来,他抚了抚胸口,感觉到断裂的骨骼都已经正位,而且被一层药胶包裹着,恢复速度颇为理想。他将伤势放在一边,开始回想之前安排还有什么疏漏的地方。

    应采儿猜得不错,面对归无藏的时候,一切的变化都在他的控制之下。包括激怒归无藏出手、示弱于敌、还有「伤重反击」以及最终的「意外」,每一步,都是他预先计划好,并逐一实施的。

    他的计划看起来,是避免出风头,低调做人。

    其实,如果他真的要夹着尾巴做人的话,他就不会答应应采儿的要求,或者,在和归无藏碰面的时候,他也绝不会动手!

    装孙子的手段,谁能比他更精通?

    他这种做法,实是明抑暗扬的方式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如果连应采儿都瞒不过去,又怎么能瞒得过老辣一百倍的阎夫人?

    李珣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幽魂噬影宗内夹着尾巴做人!原因很简单,在这样的邪宗内,没有废物生存的余地!

    这一点,从叶如身上可以看得很清楚!

    所以,李珣是在以一种另类的方式,展示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论真正的修为,即使经过八十一日的阴火烧炼,还有「幽玄影身」的日夜反哺,比之归无藏,火候上还是差了几分,正面放对,李珣虽也有信心赢他,但绝不会像现在这样,赢得如此轻松。

    这才真正体现了他的价值!只要阎夫人不是笨蛋,她就一定会认识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果然,在李珣醒转后半个时辰,阎夫人缓步走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李珣在床上微微欠身致意,阎夫人则在微笑响应后,毫不忌讳地坐在他的床沿上。

    「你这事情做得大胆。不过……很不错!」

    阎夫人不给他弯弯绕绕的机会,李珣也不能像对应采儿那样耍赖皮,只能默认,然后认真听着。

    阎夫人很满意他的态度,微笑道:「这一次你的手法干净利落,这样免了不少麻烦。不过,我还是要提醒你,碧水君性子喜怒无常,不可测度,这归无藏虽不是太讨他欢心,但你还是要小心,他在宗门内给你使绊子!」

    李珣苦笑应是。

    阎夫人倒似很关心他,又道:「归无藏之事,宗主那边派了两个长老来查验,明日便到,可能要找你去问话,你『据实』回答便可!」

    她咬重了「据实」二字,李珣自然心领神会,也知道阎夫人这次是决意保他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必然的,李珣是受应采儿的「指使」,而应采儿则是阎夫人的高弟,若是顺藤摸瓜牵出她来,难道她很有面子吗?

    李珣在动手之间便想到这些,自然不会吃惊。而且,他也知道这点心思瞒不过阎夫人,所以连做作都免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神情,阎夫人忽又展颜一笑:「只是你这性子,可不像是能为我们女子出头的模样……采儿这事儿做得不好,回头我让她来给你赔礼!」

    「不敢!」

    李珣脸上露出一个颇为奇妙的表情,「应师姐的性子,也不是能向弟子低头的样子,不敢劳烦夫人!」

    阎夫人看着他的表情,似有所悟,既而莞尔道:「采儿被我惯坏了,要她低头确实是难了些,不过,恐怕你也不需要我为你出头……因为采儿是绝对比不过你的!」

    李珣只是笑,意思却在笑容中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若是明心剑宗,他这种做法无疑是在找死,然而,在幽魂噬影宗,在阎夫人那里,反而得到了支持和赞赏。

    「看你这皮囊,想必在上面也是花了不少工夫的!」阎夫人妙目流转,在李珣脸上一扫而过,「宗门内,也有些弟子像你一样,只不过,很少有人会像你这样明智,至少到现在你做得还不错!」

    李珣明白她在说什么,无非就是让他不要像归无藏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他和那个蠢货有什么共同点吗?当然,如果阎夫人真的这么想,他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两人再聊了一会,阎夫人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李珣看得很清楚,阎夫人对他,已不是对一位弟子的态度,而是不自觉地把他当成一个平等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一方面是好事,因为这代表了阎夫人对他的尊重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也要小心了,阎夫人尊重他是一回事,而他的自我定位则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得意忘形,是取死之道!

    在病床上躲了不到十个时辰,在灵药的帮助下,他的外伤已好了七八成,而这个时候,宗门对归无藏身死事件的处理人员也抵达了腾化谷。据应采儿传来的消息,这一次,宗门可是很下力气呢。

    归无藏的师尊碧水君自然是要来的,还有两个长老,全权负责此事。

    此外,令所有人都感到吃惊的是,幽魂噬影宗宗主,已百多年没有正式理事的冥火阎罗竟然也来此,却没有人知道他想干什么!

    「这老头很厉害,你可要小心点!」

    应采儿对冥火阎罗的态度称不上尊重,却颇有些敬畏,「最好不要在他面前耍小聪明,他的眼睛利着呢!」

    这已经是应采儿在十个时辰之内,第三次跑到这里来了,看得出来,她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李珣颇为狐疑地打量她,一个冥火阎罗值得她这样吗?

    以应采儿的性格,当然不能容忍这样的怀疑。刹那间,她就恢复了本来面目,高傲且不屑地扫了李珣一眼,摆出一副「不屑与你计较」的神情,转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目送她离开,李珣微微一笑,略整理一下衣物,也随之出门而去,这个时候,在谷内的议事厅,冥火阎罗等人还在等着呢!

    门外,是跟着宗主、长老过来的两名弟子,一个叫冥璃,另一个叫幽五省。

    只听这名字,便知他们都是宗门弟子中嫡系的嫡系,否则,宗门五大姓:阎、鬼、阴、冥、幽,也落不到他们头上。

    像归无藏、应采儿之流,比起他们恐怕差了不止一个档次!

    像冥璃、幽五省这样的弟子,拿出去大概与明心剑宗普通的二代弟子实力相当,但比「连霞七剑」那个层次,又要低了不少。李珣自认为,以他此时的实力对上他们,或可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当李珣走出来的时候,两人同时把目光落到他身上,迅速地审视了一番,又对视一眼,这一连串动作做得非常隐秘,却还瞒不过李珣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动,再看两人的神情,都是在审慎中透出点满意,这个……可不怎么像审案子啊!

    「百鬼师弟,请这边走!」

    这是冥璃在打招呼,十分客气。

    此人面目倒也端正,只是在过于白皙的皮肤下面,似乎流动着一层淡淡绿芒,忽隐忽现,乍一看还好,若是看得久了,便觉得他面色阴沉诡谲,便如个绿毛殭尸一般,令人望而心寒。

    李珣知道,这正是碧火流莹咒法修到了一定层次的表现。

    另一侧的幽五省就比他正常多了,他却和李珣一般,是修习幽冥气出身,一身修为早到销熔虚空之境,且功力比李珣要深得多。

    他面目平凡,气色也还是个人样,只是瞳孔幽深难测,在更深处,还不时有点点灰白气芒此起彼灭。

    幽五省不爱说话,只是点点头,但很显然他对李珣也还比较友善,看到两人这种表情,李珣心中也更有底了。

    当他迈入议事厅的时候,首先感觉到的,便是一道凌厉得能将他剖腹挖心的眼神,虽然这眼神很快就淡去,可仍把李珣惊出一背冷汗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看过去,却只见到了一个半侧的身影,那人已把脸扭过去,李珣只觉得此人身量颇高,衣着服饰色泽浅绿,材质较为讲究,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「碧水君?」

    李珣心里浮起这么一个名字,而很快的,他就把注意力移开,因为现在这厅里,有比碧水君更值得注意的人物!

    他的目光浮光掠影地从厅中扫过,阎夫人送给他一个微笑,还有两个看上去严厉,实则平庸的修士,应该是来「审案子」的两位长老,一看就知是凑数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最终,他的注意力还是停留在厅中主位上。那里,正有一人拿饶有兴味的目光打量他,给他的感觉也最特殊。

    他是冥火阎罗?

    即使早有所闻,但亲眼一见,李珣仍忍不住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这冥火阎罗的模样,与一位叱咤风云的宗主人物,相去实在太远!这样一个形销骨立,满面青黑,眼眶深陷的痨病鬼,怎会做通玄九真之首的宗主?

    也许在生病前,冥火阎罗是很健壮的,从他极粗大的骨架便能看出来。只是现在,他身上除了这副骨架,便是粗糙枯干的皮肤,松垮垮地晒在骨架上,没有一点生气。

    唯一能让人感觉到此人之不凡的,就是那双深陷入眼眶中,以致看不出本来颜色的瞳孔,里面勃发的火光还有透视人心的冷澈,才令人感觉到他无可回避的力量与锋芒。

    传闻中在四九天劫中,他不慎被天雷击中,虽然侥幸不死,却缠绵病榻,种下了无法治愈的病根。

    按常理说,在幽魂噬影宗这样的邪宗之内,宗主如果没有本身的威慑力,位子便不可能长久,不知有多少人在觊觎宗主之位。

    可是,在天劫过后的百多年里,「缠绵病榻」的冥火阎罗,仍然牢牢把持着宗派大权,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,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也可从中看出,冥火阎罗心计实力的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在面对这一个人物时,李珣并不比面对两散人轻松。

    在了解厅内情形之后,李珣便礼数周到地向各位师长行礼,姿态放得挺低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冥火阎罗开口了,他的嗓音非常嘶哑,不时有着失声的杂音,但徐缓的语速里,字句的轻重读音,却彷佛是明灭跳动的火光,起伏顿挫,颇具特色:「百鬼,将你与归无藏私斗的细节说来!」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前奏与征兆,就这么单刀直入的一句,凌厉得很。

    李珣却是早有准备,乐得如此直接,只应了声是,便条理清楚地将那晚发生的事情依序道来。

    至于其中真假如何,也就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了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厅中之人,对他的这番说辞,也只是听听便罢,并不如何在意,冥火阎罗举手抵在嘴唇上,轻咳了一声道:「照你的说法,这倒是一场意外……」

    那位被李珣怀疑为碧水君的人哼了一声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李珣的目光往他那边扫了一眼,继而应道:「宗主明鉴!」

    「哈,你倒老实!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这话,听不出什么讽刺的味道,但他接下来说的,就有些刺在里面了:「百鬼,我且问你,如果这不是一场意外,而是有人操控,你觉得该如何去做?

    「说对了,禁得起推敲,便证明你这人还有些意思,我便不计较这件事,如何?」

    李珣怔了怔,然后便微微笑道:「宗主明鉴,弟子近日也觉得此事太巧,在卧床时,也尝试着推演一遍。只是弟子能力有限,也只能逆推至禁制变化一节,至于其它,却是一无所知了!」

    李珣注意到,在他说出「禁制变化」这几个字时,厅中的气氛微微一变,这就更坚定了他的推断。

    他再次环目一扫,将各人的神色尽收于眼中,这才继续道:「击杀归无藏师兄的是九幽剑气,这必是由幽藏变第十七种变化引发,其气机变动应当如此……」

    在他最擅长的领域,他不会怕任何人,他先是口头讲述,但很快又觉得不能尽述其意,干脆就用脚尖在地下刻画印痕,一边刻,一边讲述。

    从一个九幽剑气,逐步推演,先后逆推了七十余种变诀及近千种变化;又从归无藏立身之地,一直扩展到方圆一里之内,在这个范围内,各种气机变动牵扯,可谓巨细靡遗。

    且不论正确与否,只这份记忆力以及强大的推演能力,便足以令所有人为之咋舌。

    在座的没有一个人是外行,正因为如此,他们所受的震撼才格外地巨大。

    李珣还在意犹未尽地讲述着,但是已没有几个人能听得下去了。冥火阎罗与阎夫人、碧水君等交换了几个眼色,然后笑着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「好极了!百鬼,你很不错!」冥火阎罗深陷下去的眼眸里,光芒闪动,「宗门内少有你这样的人才!像你这样学有专精之辈,若不为宗门做事,也实在可惜!」

    李珣微笑欠身:「百鬼既入宗门,自当有所建树。若真有事,宗主但请吩咐!」

    「聪明人!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为他下了脚注,再轻咳一下,这位痨病鬼宗主才道:「也巧了,最近有一件事,正需要一个精擅禁制的……嗯,也要精明知机的弟子,我看,百鬼这人不错啊!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这话却是对阎夫人说的,阎夫人温婉一笑:「宗主既然觉得好,就让他出去历练一下又如何?

    「只是,他入门不到一月,平日里提点得少,除了这禁制上的天分,修为只是平平,宗主还要找人照应着才是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自然!」冥火阎**脆得很,这时候,他似乎将李珣「销熔虚空」的修为忘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在桌上轻轻一敲,厅外冥璃与幽五省同时走进来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冥火阎罗对李珣道:「冥璃与幽五省是你此行的同伴,平日里,行事需以他二人为先,但是,在有关于禁制、阵诀诸类事项时,你可以做主!」

    李珣先看他,接着又看两位同伴,到了这个时候,他连要做什么事都还不知道呢!

    然而,他也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再行一礼,便在冥璃的示意下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可以感觉到,厅中诸人的目光,正一直跟随着他的身形,并通过各种秘法,刺探他心中的波动。

    对此,李珣也没有什么表示,他只是谨慎地保持心跳的速率,慢慢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能算清楚,通玄界由古至今究竟有多少修士破界飞升,但绝对没有人能弄明白,在同样的时间里,通玄界又出现过多少修士。

    同样,也就没有人能知道,这不可计数的修士,在这漫长的时间里,又修炼了多少法宝,其中,有多少毁去,有多少传世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通玄界是一个永不缺少宝藏的地方。除了诸多名震寰宇的秘地幽境之外,还有比天上星星还要多的前人修士所开辟的洞府,它们被称作是「故府」。

    虽然「故府」中良莠不齐,但找上几十个,也能碰上那么一点让人满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将李珣给牵涉进来的,便是一个还算可以的「故府」。

    传言中,「故府」的原主人是正道大派「十山」之一、诸隐山回玄宗的叛徒。

    在四百年前,偷盗了宗门宝物后,逃至隐秘之地,辟府藏身,却终还是死在追杀之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只是,他所偷盗的宝物,却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直到最近,他当年埋藏宝物的洞府才被人发觉。

    发现者是幽魂噬影宗的一个低辈弟子,这弟子功力不济,却极机灵,一发现蛛丝马迹,立刻回宗门报信,因此这才有了此次行动。

    不过,是个人就知道,回玄宗是通玄界数一数二擅长禁制阵诀的宗门,从门下逃出的叛徒,水平也不会太差。当年回玄宗的追杀者都没有破解的玩意,实是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本来,若是如阎夫人、碧水君这一级数的人物出马,也没什么问题,只是这样,就太扎眼了些。

    所以到头来,还是要二代弟子出马,只当是外出历练,然后不动声色地把事情办了。

    李珣作为从天而降的禁制天才,便被捆上了这趟「历练之旅」。

    此行的目的地距腾化谷近七十万里之遥,便是日夜不停地御剑飞行,也要十日夜的工夫,距离远得很。李珣等三人只在谷中略微收拾了一下,当日下午便启程前去。

    临出发前,李珣光明正大地向阎夫人讨了一把飞剑,临时炼了一下,这才御剑飞去,留谷之人见了,既迷惑又好笑,难道这通玄界里,还真有不炼飞空兵器的修士?

    通玄界中人,十个里有九个半炼有飞剑或是类似的法宝,以作飞行之用。

    李珣当然也有,可是,他所拥有的是「青玉」!

    是当年明玑仗以成名的利器,那把剑的名气实在太大了,李珣在入谷之前,便将它与玉辟邪、凤翎针这些同样扎眼的宝物全部放在隐秘处。这会,又怎敢拿出来?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会引人怀疑,幸好,他还有解决的法子!

    刚出谷不过十里地,他撮唇发出一声尖啸,如斯响应,一道红影自茫茫雾气中直飞而上,转眼间便与飞剑飞了个并行,然后身形一缩,没进李珣腰间的皮袋之中。

    冥璃与幽五省同时看过来,那眼神都不太对劲。但这眼神不是针对李珣,而是对李珣腰间皮袋中,探头探脑的那只血吻─

    被李珣称为「猫儿」的妖怪。那眼神,七分好奇,三分戒备,微妙得很。

    冥璃比较健谈,他咳了一声,小心翼翼地打量着「猫儿」,试探性地问道:「百鬼师弟,这……难道是血吻吗?」

    李珣笑了笑,脸上又现出无奈的神情:「师兄好眼光,这正是血吻!惭愧,刚驯服不久,野性未除,让两位师兄见笑了!」

    冥璃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恍然大悟,再看向李珣时,那眼神已有了几分佩服,当然,还有那么一点儿同情。

    想驯服这狡猾的妖怪,不蚀点本钱,又怎能办到?这样说来,百鬼没有飞剑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一笑。当然,这里发生的事情,自然有特殊的管道给谷中的几位大佬知晓。

    李珣几乎是立刻感到身上一松,从与冥火阎罗见面时,便一直附在身上的无形压力,终于在此刻解除。

    「猫儿」从皮袋中露出头来,看着冥璃两人,呲牙一乐。两人想到关于血吻的种种传闻,不由得打一个寒颤,移开一段距离,脚下飞剑也发出一阵颤鸣,似乎在哀悼这一趟危险的旅程。

    




    (全本小说网 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