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明朗-幽冥仙途 356bet最新备用_356bet娱乐平台官网_356bet亚洲投注

幽冥仙途

第二章 明朗

减肥专家2017-11-25 20:15: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鬼门湖浓重的雾气之上,已是星空璀璨。

    用以照明的大火球光芒内敛,森林的阴影乘势扩张领地,将鬼门湖的大半都纳入到掌控范围。

    这时候,宗门弟子大都依天时淬炼真息,森林中一片静寂。

    蓦地,南面天空一道暗红火光贯空而至,在鬼门湖上空止住去势,盘旋不休。

    林中封禁均是跃跃欲动,不过数息之后,又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火光顺势抹进来,一路颜色飞速淡化,落到湖心小岛上时,肉眼已经分辨不出了。

    叶如在小院中洒扫不休,被天空火光惊了一下,又低下头,继续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虽说隔了两重屋宇,后进那边传来的呻吟喘息仍时时窜入耳中,勾心荡魄,相比之下,那火光真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她已经打扫了大半个院子,敲门声忽地响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深夜还有谁来造访,叶如迟疑了一下,最终还是前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启处,她的身子轻轻一颤,慌忙低下头去:「阎如……小姐,是来找老爷么?」

    对叶如的称呼,阎如略有些惊讶,不过还是很快明白,这位与她同名的师妹,身分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相应的,她的性命暂时保住了。

    「倒是个识时务的,可惜心志不坚,误了前程。」

    心中闪念,阎如却不动声色,顺着叶如的称呼道:「你家老爷可在么?」

    其实不消问,阎如也能听到屋里肆无忌惮的声息,如此说法,只是个礼貌问题。

    叶如脸上微红,声音倒是稳定许多:「老爷正歇着呢,若阎如小姐有事,婢子去传唤一声。」

    阎如略一点头道:「宗主醒来召见,有些事情要吩咐。」

    叶如不再多言,燃起火烛,先引着阎如进正厅,又转到后面,不一会儿,后进人声息止,想必是叶如将话传了进去。

    没人的时候,阎如终于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阎采儿平日里恃宠娇纵,又总是偏帮着叶如,她一向是看不惯的,可再怎么说,采儿也是师尊最宠爱的弟子,百鬼如此肆无忌惮,又是在表明什么态度呢?

    「阎师姐,宗主醒了么?」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响在她耳边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阎如身子紧绷,等辨清了百鬼的声音,才暗吁一口气,面上却笑意盈然,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在她目光注视下,李珣仍不紧不慢地系扣子。

    阎如心中微哂,却不免想到后面状况不明的阎采儿。

    不过,杂念很快消除,她柔声道:「百鬼师弟,宗主刚醒,便要人请你过去,现在动身可好?」

    「那是自然。」

    李珣装束停当,笑吟吟地伸手虚引,心中也在盘算。病痨鬼亲传弟子七八个,随便找位出来,都能过来传话,何必隔阎如这一层?

    两人也不走常路,直接升上半空,向湖心小岛飞去。雾气霭霭中,忽听到阎如轻声说话:「此次师弟要小心些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阎如神色不动,目光直视前方,低语道:「我从湖心岛过来时,南方有飞讯传入,是魅魔宗之主罗摩什亲自发来,正与宗主隔空对话,语中似是涉及到师弟你……」

    「罗摩什?」

    李珣微微吃惊,想再了解详细,阎如却也只知道这一鳞半爪,再也问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李珣也大概明白了冥火阎罗多转一个弯儿的意思。

    说话间便到了湖心地宫入口,阎如止步,李珣独自下去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地宫内的气息相应潜隐许多,李珣自发地调整气机,脚下悄然无声,倏乎间便到了阴馑的居所。也不敲门,鬼魅般飘了进去。

    临掀帘时,忽听到里间冥火阎罗低弱的笑声:「好盘算,好盘算。我自断一臂,然后两家罢兵,过一阵儿,没等胳膊长全,让他们再杀过来,无尽小儿一厢情愿的本领,确实见长了。」

    李珣眉头一皱,掀帘进去。

    室内光线颇强,当日冥火阎罗用来看戏的墙上,水镜张开,其上现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这种相隔万里,仍可面对面说话的手段,他也只是在洛歧昌手上见了一回而已。

    他进屋时,那人似乎也有所感应,脸面侧过来,露出青灰长发之下,被妖异魔纹覆盖的苍老面孔。

    果然是罗摩什!

    李珣还记得在东南林海时,透过分光镜,看到他与阴散人交谈,确是一派宗师风范。

    此时再见,明知对方相距万里,仍微有凛然,面上却仅是淡淡地点头致意,径直走到冥火阎罗身前。

    「宗主……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的气色比几个时辰前要好一些,仍旧口舌不动,声由腹部震荡而出:「百鬼啊,你来得正好,且听听摩什上师的言语,也和你有些关联。」

    李珣也懒得做态,闻言即回眸看过去,却不见罗摩什有任何情绪流露,只淡淡道:「无尽提出的条件,你若不允,也可以商量。本座只不愿西南一脉在此局势下再起刀兵,徒令旁人看了笑话。」

    「条件?」

    李珣自然又回望冥火阎罗。

    这病痨鬼脸孔微微抽摔,似是露个笑脸,方才聚气回应道:「刚刚摩什上师提议,愿接纳本宗加入西联,共谋玄海幽明城的藏宝……」

    「接纳?那可真是奇哉怪也,旁的也就罢了,冥王宗那儿怎么说?」

    旁边阴馑咧开无牙老嘴,笑呵呵地道:「容易得很,无尽小儿还有**妃子提出来,只要本宗将「血魔」交出去,甚至只需做个切割,一切前仇旧怨,悉数化解。

    「哦,对了,便连南边儿夺过去的几个矿山灵脉,也一并归还。好啊,好啊。」

    李珣闻言失笑,同时感觉到罗摩什的目光再次落到他身上,而且长驻不去,意蕴难明。他只作不知,一笑之后,便寻了旁边的椅子坐下,只看对方如何收场。

    罗摩什依然从容,在打量够了李珣之后,目光再移到冥火阎罗身上,平静地道:「这便是「血魔」百鬼了,确实是人才难得。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身子抖动两下,嗓子的杂音却不知是发笑还是喘气:「哄孩子的话,你堂堂摩什上师,就不要再说了。遥空通讯所耗不菲,魅魔宗财大气粗,我可心疼得很呢!」

    罗摩什不以为忤,微笑中,苍老的面孔竟颇有几分和蔼安详,与李珣记忆中深邃难测的形象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「冥火啊,你死到临头,还是那模样……罢了,我不再多说,只是刚刚的条件,一月之内,不管你身前身后,都一样有效,当然,也有商量的余地。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翻动眼皮,不再看他。罗摩什摇了摇头,道了声「保重」,水镜上光芒陡消,不见痕迹。

    室内响起一声悠长的叹息,叹声中,冥火阎罗抽*动嘴角:「罗老儿确实毒辣……他倒有信心,我活不过一月去!」

    阴馑嘎嘎直乐,笑得没肝没肺。「他要没瞧准这关节,怎会放出话来?

    那老货,我从小就不待见他,不过,却总佩服他见事准,忍得住。嘿嘿,当年他不和小鬼争「邪宗第一」的虚名,不就眼瞅着小鬼去挑钟隐,一去无回?」

    两个垂死的老人议论往事,隐然怀念着既往击天振翅的豪情,但更多的还是故作淡然,难掩悲慨。

    李珣暗叹一声,适时插言道:「罗摩什怎么想到与我宗结盟来着?」

    阴馑瞅他一眼,道:「也不是只拉拢本宗,据那老小子说,战魔宗、落羽宗甚至包括极西瀚海的大千光极城,都在近两日入了伙,正磨拳擦掌,挖那宝藏呢!」

    以李珣此时的胆色也为之倒抽一口凉气:「大千光极城也就罢了,战魔宗在东北、落羽宗在东南,又来凑什么热闹?如此,此界邪宗岂不是给囊括大半?」

    「还不止!更远一点,无心宗已派出人去接洽,便连一斗米教,似乎也有意向来着。」

    「好气派!」

    李珣赞叹一声,反倒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新扩张的西联向心力如何,相较于之前一盘散沙的局面,正邪双方壁垒分明,倒也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水镜大会上力主的诸宗盟会,甚至算是不成而成,剩下的宗门,只需要各自站队、表明立场便行了。

    但同时,幽魂噬影宗便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位置,有很大的可能被其他宗门孤立。

    这对一个曾经执掌邪宗牛耳的强势宗门而言,无疑是绝大的耻辱。而罗摩什一句话,又将宗门的尴尬转嫁到李珣一个人身上,更糟糕的是,「血魔」的身分,让转嫁变得顺理成章,谁都说不出错处。

    转过几个念头,李珣仍维持着姿态的稳重:「宗主回绝此议,百鬼自然感激……」

    「有什么可感激的,宗门沿续,从来不是图一时之快的买卖。若连这个都看不透,还做什么一宗之主。」冥火阎罗阖起双眼,虽是腹语,其中也有着掩不住的疲惫。

    李珣聪明地保持沉默。听冥火阎罗低声说话:「不求谋万世之基,只要自家选的后人,看得顺眼、信得过去,也算是极了不起的成就。只是,便是这般,也不容易……」

    「虽不容易,宗主此时也应该有了决断才是。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也不睁眼,微微抽*动嘴角:「决断?两眼一抹黑的时候,决个鸟断!」

    李珣微怔,旋又笑道:「此时局势已经明朗,怎地……」

    「明朗?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翻开眼皮,瞥他一眼,「你说的是哪门子明朗?」

    明知病痨鬼在套话,李珣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在明白罗摩什那批人在打什么主意之后,若他还不表明立场,只会落得腹背受敌,全无着落。

    稍一顿,李珣便回应道:「宗主明鉴万里,自然明白。碧水君图谋宗主大位,引接外援。若先前还不明晰,此时便能看出,除了西联,再无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「罗摩什提出的条件,固然事关仇怨,却也暗合碧水君的立场;另外,也能作为西联插手的理由。」

    冥火阎罗不动声色地嗯了声:「不错,早在十年前,碧水便和褚老儿勾勾搭搭,后又经他介绍,与罗摩什扯上关系,顺理成章地和西联打成一片,如今倒是握得一手好牌。」

    所谓褚老儿,便是毒隐宗的现任宗主褚辰,是个相当低调的老狐狸。

    闻言,李珣略有些吃惊,刚刚对病痨鬼「明鉴万里」的评价,竟出人意料地合适。

    虽说这几年他的身子骨越来越差,但消息之灵通、情报之准确,可令很多人汗颜。

    正想着,冥火阎罗忽又道:「碧水如此……阎鸳呢?」

    阎鸳便是阎夫人的名字,冥火阎罗如此称呼,其中意味儿颇值得推敲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打定主意站稳立场,李珣也就不再多耗心思,淡然回应道:「夫人与碧水君不同。碧水乃因人成事之辈,偏又性情刚愎,自以为是,借西联之力,也许有望升位,却绝对抵不过罗摩什、七修、褚辰等人,宗门未来可虑。而夫人心思缜密,见事周全,只是实力稍逊,不过……」

    他稍稍一顿,旋又斩钉截铁地道:「若当真是夫人接位,百鬼愿全力护持,维护宗门基业。而若碧水成功,我势必不能与之两全。碧水之流,焉能逃过我的手段?」

    前面什么都是虚的,且不乏胡言乱语。只有这完全符合他本身利益的表态,才真是掷地有声,一语定性。

    他干脆的表态,出乎室内两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阴馑游丝般的目光在他身上环绕数周,好半晌才消去。冥火阎罗也勉力偏转头颅,盯视过来。

    室内稍静,病痨鬼才用腹语道:「你能这么想,自然最好……」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便再没了下文,只有枯干的手指,敲击扶手,发出「笃笃」的浊音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冥火阎罗心中也颇不平静。李珣抿住嘴,任单调的声音一直持续。

    好半晌,病痨鬼方再度说话:「阎鸳为主,由你辅佐,正如当年,我与鬼师弟所做的一样。这本是我所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法子……只是,我却没想到,仅过了数月,你就翻出个「血魔」的幌子来,嘿,碧水正想睡觉,你送个枕头上去!」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反悔了?

    正奇怪的时候,忽见冥火阎罗大睁双目,深陷的眼眶中像是燃起了两团火焰,令人望之心惊。

    火光很快就熄灭了。

    冥火阎罗又回到半死不活的状态,但在他胸口上方,却突兀地现出一面半圆形的铁牌,黑沉沉的,其上缕刻的花纹却显出暗绿的莹光。

    「这是……鬼门印?」

    李珣还有点儿不确定,冥火阎罗却长长吁出一口浊气,腹语发音也越发沉缓低弱。

    「宗门大典在即,各处禁法布置都需要检查修整,你既然精擅此道,便把此事揽过来吧。此印便是调派资源的信物……」

    如此布置,与托附何异?

    李珣惊讶之后,也不推辞,应声接过印信。

    冥火阎罗也不看他,只是睁眼望着灰黯的屋顶,忽然笑道:「阎鸳有你襄助,碧水之流,确实不放在她眼里。所谓身后事,当然要寻一个长命的人物,这点,你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「其实,血魔的身分,你暴露了也好,至少能助你决断。若非如此,我心中终归还有个死结,无法解开。」

    他又喘了口气,稍做休息。

    李珣不动声色,静静聆听。

    「身兼三个身分,无论如何都免不了机心权衡。你天生便有这方面的资质,想必是如鱼得水了。不过,机心如丝,抛出去时轻飘飘,抛得多了,只会把自己纠缠进去。所谓快刀斩乱麻,便是对应于此,可真挥出刀去的,能有几个?

    「当年,鬼师弟便曾劝我:个人也好,宗门也罢,权谋之术过甚,便如五音五色,乱人耳目,偏又欲罢不能,与走火入魔无异,唯有脱身出来,方有大作为。

    「只恨当时,我身在局中,若非是劫雷轰顶,犹自不悟!你能借血魔之事抽身,且更增果决,这很好……」

    他已经说了多个「好」字,话音却渐不可闻,眼睛仍然大睁,怔怔出神。李珣有些疑惑,转头去看阴馑,却见老太婆嘿嘿冷笑——

    「当年你为了一己之私,不设个接班的人物,弄得宗门弟子无所适从,现在再后悔有什么用……权谋、权谋,为权之谋,你既要掌权,就免不了这个下场。要悔过,等到了地下,向列祖列宗分说吧!」

    这话是相当重了,冥火阎罗闻言,已无半分活肉的面颊抽搐几下,分不清是笑是哭。

    阴馑叹了一声,摇着头,慢步走出内间。

    李珣又等了一会儿,见冥火阎罗已没有说话的意愿,便不再多言,起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间,阴馑枯坐在榻上,见他出来,混浊的眼神扫过。李珣心中微动,却也不多说,行礼之后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哪知老太婆忽地咧嘴发笑:「百鬼小子,你且停下,我给你说件事。」

    李珣停下身,颇恭敬地回话:「阴长老请说。」

    「老太婆说的,其实你也应该知道。」

    阴馑笑咪咪地道:「上回冥火就说过,论眼光,小雀儿是比碧水强得多,这做宗主啊,要的就是眼光、谋算,至于自身修为,马马虎虎也成,反正还有你护驾。

    「可是呢,小雀儿赌性深重,那是不可救药,动辙便投入全副身家性命,这一点,你也要担待。」

    「这个……自然。」

    李珣当然听出来老太婆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联想到阎夫人和古音的「暧昧」,他忽然感觉到,想要做出如此承诺,也不件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妖凤、青鸾的态度正有关键转变,古音如今自顾不暇,无论如何,最近他都会有些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,那就再说罢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神情变化都被阴馑看到,老太婆老眼一翻,嘿然道:「当年,前面留下的欠债啥的,也等于是老一辈弄的烂摊子,临走前当然要吃乾抹净,我都不急,你这小辈,操什么心!」

    言罢,也不管李珣什么表情,她迳自闭目打坐去了。

    「吃乾抹净?好大的口气。」

    想到罗摩什、七修尊者、褚辰这一批人,再看看室内这两位老弱病残,李珣深切感受到,所谓「哭笑不得」的由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念头只在心头一闪,又被他掐灭。既然有志于做三散人之流的人物,他便绝不会忘记了,阴、血二散人的死因——「轻视」之类的心思,绝对要不得。

    「也许,这二位还能弄出些惊喜来?」

    带着这个心思,李珣缓步出屋,走出几步,才记起手中还拿着东西。

    把那牌子抛了两下,深绿的莹光在昏暗的环境下闪烁。有了这个东西,鬼门湖几乎已可以算做是他的领域。

    让一位禁法宗师,掌控宗门总坛的一切禁法布置……

    这是信任么?

    「左首三十步,侧移六步,三平脉。那边,熄脉轮,侧上移位,吞吐十息,等我过去。」

    李珣嘴上说着,手中一点儿不慢,指尖轻挑,幽明阴火哧哧点燃,在雾霾中撑开一片空隙,周围安置的禁法如斯回应。

    沙沙声中,十余步外,站着的三名弟子脸色发白,只觉得颈后有几十条长蛇蜿蜒扭动,随时会噬食上来。

    「百鬼师弟,在修改「阴蝮网」吗?」

    数百年都是半大少年模样的鬼机在旁瞅了半天,终于忍不住过来搭话:「两日来,宗门禁法已给修整了十七处,师弟固然是精益求精,可总是从细微处着手,整体效果可未见改进啊。」

    李珣瞥他一眼,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鬼机虽师承冥火阎罗,事实上却是鬼先生身殒之后冥火阎罗代收的弟子,姓氏也为「鬼」系,地位颇不一般。

    由于牵扯到鬼先生,他和李珣的关系便非常微妙,在某些风言风语渐起的时候,更表现为莫名的亲热投缘。

    而在李珣这方,也许是因其也有个「机」字,李珣也颇给他脸面。至少看上去言语投机,很有几个值得深淡的话题。

    「由此及彼、由小见大,才算功夫……」李珣半真半假地应付着,忽地转眼瞥向侧方某处。

    「宗门禁法,防外不防内,本就没什么修改的余地,我若大费周章,擅加改动,知道的也就罢了,不知道的,还真以为老子闲得没事,要宰几个同门耍耍!」

    周围气氛立时僵滞,远处三个弟子中,终于有人撑不住,求饶道:「师兄……」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李珣指尖阴火弹射出去,在三人身边一绕,附近择人欲噬的「毒蛇」阴气便无声无息地消褪。但在相反的方向,阴暗的丛林里,却响起一声惨哼,接着便是有人仓促远去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人是碧水君派出来的探子,这几日总是跟在李珣屁股后面,探查禁制的改换情况。

    如今恰好寻个理由,打跑了清净!

    李珣微笑看向鬼机,鬼机眨了眨眼,清秀白皙的面孔上露出犹带稚气的笑容:「这边算是完工了?」

    「亏得他们用心。」

    李珣召回几个帮手的弟子,施施然向下一处禁法行去。鬼机理所当然地跟在身边。

    大典之日在即,鬼门湖里至少插下了两千弟子,平日里极偏僻的角落,如今都有人迹闪现。

    与流动的人员相对应,无数真真假假的信息,也以飞快的速度在这片丛林中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不需要太过留心,李珣和鬼机都能从一路上接收的只言片语中,得出大概轮廓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「西联」身上。

    在魅魔宗、天妖剑宗、毒隐宗、极乐宗、冥王宗五大宗门之后,又加上了大千光极城、落羽宗、战魔宗的名头,「西联」已完全可以称之为「邪宗联盟」。

    而且,再过数日,什么一斗米教、无心宗也可能去凑热闹,使得上面的称呼,越发显得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不住膨胀的西联,一跃成为可与散修盟会比肩的庞然大物,再加上正道九宗,隐然已是三足鼎立的局面。针对此,众弟子的窃窃私语中,总有挥不去的郁闷和不安。

    「千帆城、雁行宗、不言宗、阴阳宗……还有这么多没表态的呢,怕什么?」

    「咱们也能和人家比?人家冷眼旁观了几万年,也不差这一回,咱们正好让西联包在里面,想独善其身,也要看别人的脸色吧。」

    「包个屁!东边是三皇剑宗。」

    「有区别吗?更东边还是嗜鬼宗呢!对了,好像有消息说,嗜鬼宗也想加入来着。」

    话音略停滞了一会儿,便有更激烈的声音响起来:「开什么玩笑!」

    「冥王宗和嗜鬼宗都加进去,那不是逼着咱们和西联结仇吗?玄海幽明城的事情一了,四面夹击,大伙儿全死他娘的去球!」

    「何必等那么久?随便挤段时间出来,十宗合围,咱们还能讨得了好去?我看,祭祖大典便是个好时辰,正好一网打尽!」

    「滚你妈的蛋……啊,百鬼师兄、鬼机师兄。」

    被两人目光一扫,几个私下闲聊的低辈弟子,都有些吃不住劲。只是李珣二人并不没在意,停都不停,便走得远了。

    几个低辈弟子面面相觑,看着李珣的背影,等他去得远了,声音降了许多。

    「那个消息,听说了吧,无尽冥主把百鬼师兄恨之入骨,那种丢脸面的事情也做。」

    「可百鬼师兄本身,不也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你做死啊,这种话也能说!没看到现在连鬼门湖的布防都由他一手操办,里面的味道,你还品不出来?」

    「当然,宗主的态度是明摆着的,可情形不对啊。我刚刚为啥那么说,还不是回来的时候,附近不太平……」

    此人说了半截,也有些发怵,便停了嘴。几个人沉默了一下,再看周边时,都有些战战兢兢的味道。

    末了,终于有人咒了一声:「他娘的……呃!」

    几个同伴见他表情古怪,回头望去,一个个也都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在他们背后,鬼门湖少数的实权人物,大姓弟子冥璃,不知何时停在他们身边,白脸上碧绿莹光闪灭不定,阴森森地盯过来。

    他与百鬼、鬼机不同,是真正掌握着宗门刑杀之权的实权人物,为人又阴狠辣手,平日里众低辈弟子见他都是绕道走的。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,垂头不语,已做好了受重责的准备。

    哪知,冥璃只是将他们盯了一遍,开口时语气竟然颇为和缓:「你们百鬼师兄,刚刚是不是从这过去?」

    众弟子中有个较机灵的,忙点头回应:「正是,百鬼和鬼机两位师兄刚过去没多久,瞧方向,是去了松林那边。」

    冥璃嗯了声,回脸笑道:「如此,我们便追过去吧。」

    此时,众弟子才发现,冥璃身后跟着两人,一男一女,均是姿容秀逸,女子手上还捧着礼盒,不像是宗门中人。

    冥璃大约是看在有外客的份儿上,才留了脸面。三人也不停留,很快走远了,几个弟子如蒙大赦,打定主意再不多嘴,均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李珣等人并不清楚后面的事情。在漫不经心的闲聊中,他们已到了下一处需要维修的禁法所在。

    李珣先让三个打下手的弟子去做些前期准备,他则与鬼机一起继续还没有聊完的话题。

    哪知才几句话的工夫,不远处哎呦之声连响,刚走到林子深处的三个弟子接二连三地滚出来,趴在地上呻吟不绝。

    在第一个弟子倒飞出来之时,李珣已经身形闪动,扑向林中。

    飞至半途,左边眼角处人影闪动,迅若鬼魅。李珣心中一悸,扭头看时,却见空林寂寂,绝无异常。倒是前方簌簌之声响动,有人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眼神微冷,转眼看去,却又怔住:「湖师姐?」

    (全本小说网 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